飛翔Shooting 動感論壇's Archiver

ckinnewwy8954 發表於 2012-12-12 02:56

明日又隔天涯

宛城的七月天氣尤其沉悶,空氣像凝固了似的,人只感覺一陣陣心裏發慌。
  男子拖著疲憊的身子面無表情的來到位於西景街未明咖啡館。
  館內人不多,都是一些談情說愛的年輕人。
  男子進門後徑直朝靠窗的位置走去,靠窗的位置正好坐著一位素妝淡雅的女士,男子知道那是誰。
  男士走過來,女士眼睛一亮同時微微起身,嘴唇似乎動了一下。男士沒有理會女士,伸出手示意她坐下,同時扭過頭去朝吧臺叫了一聲:“服務員!”
  ……
  “知道你喜歡靠窗的位置,所以我選了這裏。”落座後女士望著男士輕輕的說。
  男士將頭從窗外的風景中轉過來,看了女士片刻,然後點點頭又低下頭翻弄起手中的報紙來,嘴裏輕輕的答道:“嗯,謝謝。”
  男士始終不願多看女士一眼。
  ……
  “先生,請問您需要喝點什麼?”服務生走過來很有禮貌的問漫不經心看報紙的男士。
  “給他來一杯鐵觀音吧,他喜歡茶。”女士搶著對服務生說。
  “不,謝謝,請給我來杯白開水吧,我馬上就走。”男士頭也不抬的對服務生說道,繼續漫無目的的翻弄著手中的報紙。
  女士面部和表情抽動了一下,男士至始至終沒有正看她一眼。
  ……
  女士眼睛一直望著這位熟悉而又陌生,還有一些冷漠的男人。
  “聽朋友說……”“我很好,謝謝”。女士一開口,男士頭也不抬的打斷了她的話。
  ……
  “有件事,我想……”“恩,祝福你們”。女士又一開口,男士馬上又頭也不抬的打斷了她的話。
  “其實我……”女士說到這裏,男士抬起頭看著女士,然後端起水杯將杯裏的水全部喝完,然後對女士說:“我們不該再見面。”
  女士低下頭開始抽噎,她知道,面前這個男人並不是冷血,他的心還一直在痛。
  ……
  男士並沒有理會女士,揚著手中的空杯對吧臺叫道:“服務員。”
  “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可以幫您?”服務生走過來禮貌的對男士說道。
  男人頓了頓,然後放下手中的空杯,依然漫不經心的看著手中的報紙,說:“恩……算了……買單”
  ……
  女士一直默默的抽噎。
  男人站起來,望著窗外舒了一口氣。
  “再見!”
  男人說完這兩個字頭也不回的朝門外沉悶的空氣中走去,然後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中。
  ……
  咖啡館裏還有兩座情侶談笑歡顏,女士一直抽噎,當響起《約定》的音樂時,女士再也抑制不住潸然淚下了。她知道,她今生永遠失去了可以給她一輩子幸福的人。
  ……
  多年以後,女士已為人妻人母,但據說並不快樂;男士依然孑然一身,他說他會等到他的賢妻。
  ……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