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Shooting 動感論壇's Archiver

iatricwwe2395 發表於 2012-12-12 12:28

等待蒼老了容

春說:“空等一番輪回,不如尋一片安寧。”
  秋說:“縱使千年不遇,也要氤氳變清明。”
  春的一次回眸,蕩漾了秋的心,幾千年的季節更替,雨的示愛,風的挽留,秋一直孤獨地等待。自從有了白天和黑夜,秋在白天思念,在黑夜哭泣。
  鳥兒說:“葉子黃了,我也要走了,春天是不會來的,她有了自己的歸宿。”
  秋說:“她答應過我,葉子綠的時候就會到來,一起牽手見證人世界的真情,那個約定就在不遠的未來。”
  走遍了天涯海角,馬上要追上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雪隔斷了去路,秋擠了下僵持的面龐,回到起點,繼續以原有的姿勢等待,可是春只想說一句話,或許永遠也不能告訴秋。
  等了幾千年,秋的淚水早已乾涸,一位老爺爺在落葉的季節來到了墓前,一塊墓碑,長滿了苔蘚,寥寥話語,沒有記錄這一段真摯的回憶。老爺爺眼角深陷,已經掉光牙的嘴訴說著一個遙遠的故事。
  在遠古時代,藍藍的天,白白的雲,海是碧綠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有春夏秋冬的概念,春紮著馬尾,秋穿著黑衣,兩個年少無知的小孩見證了他們的愛情。
  小男孩在一次暴雨中失去了家,漂流到遠方,失去了親人,沒有了溫暖,瘦弱的身體,他只想活下去。
  小女孩是一個氏族領導的掌上明珠,長長的秀發,紫葡萄般的大眼睛,看不慣廝殺,一心想尋找人世界的真善美。
  他們相遇在地球變革的時代,那時候開始出現了白天和黑夜。一到黑夜,小女孩就開始哭泣,她不知道該去做什麼,不該去做什麼,對未知總是充滿恐懼;一到白天,小女孩就開始高興,因為她可以看到美麗的景色,各種各樣的古老的動植物。
  那是一個黑夜,小男孩餓了,幾乎將要暈倒,聽到微弱的抽噎聲,好奇心帶著他順著聲音走過去,看到了美麗的小女孩。
  小男孩:“你為什麼哭泣,傷心顫動了心靈。”
  小女孩:“我害怕黑夜,因為黑夜看不到光明。”
  小男孩拉住小女孩的手來到的小樹林,亮光一點一點,像天上的星星,是不是每一個螢火蟲都是一顆流星落到地上的靈魂?從此以後,小女孩開始喜歡上了有星星的夜晚。
  小女孩常常把自己的食物分給小男孩,小男孩則會在一個地方默默地哭泣,哭泣自己的無力。
  葉子一直是綠的,花兒一直盛開,春和秋依舊擁抱在每一天的日出和日落。
  直到有一天,秋開始變得憂愁,緊皺雙眉,春發現了秋的面龐多了些褶皺,情不自禁地詢問緣由。
  春說:“秋,你為什麼而憂愁,難道我做錯了什麼事情嗎?”
  秋說:“春,你沒有做錯什麼事情,你看到了嗎?整個大地持續地運轉,鬥轉星移,從前沒有白天和黑夜,現在則如此明顯,曾經那山坡上的葉子一年常綠,最近卻發現,有時候會發黃,有時候會變綠,天空也莫名其妙地下起了潔白的不知名的花兒,我害怕,有一天我們會悄無聲息地分開。”
  春說:“你若不負,我定不離。眼前的一切都只是幻覺,那只不過是內心的假想,你看現在我們還手牽著手,上帝的歌謠回蕩在耳畔,千萬種力量也不能把真心相愛的人分開。”
  小女孩的父母收留了小男孩,兩小無猜,青梅竹馬,一起捉蜻蜓,放到一個小籠子裏,兩個人說了一天的悄悄話,夜晚的時候,捉些螢火蟲,照亮了孩子的內心,蜻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小女孩放走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氏族之間開始了戰爭,每次看到疲憊的父母和受傷的族人,小女孩的內心開始傷悲。
  小女孩:“我有一個小小的夢想,就是長大以後可以去很遠很遠的地方,那裏沒有戰爭,沒有欺騙,沒有疾病,我可以安安心心地生活。”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小男孩沒事的時候就往外跑,沿著一個方向,那是太陽的方向,因為小女孩喜歡光明。
  直到跑到了一個大山,這裏的人民熱情地接待了小男孩,他們告訴他,這裏是上帝特意創造的地方,有山有水,沒有硝煙,夜深了,小男孩拿著一束橄欖枝回到了家鄉。
  漸漸地,小女孩長成了大女孩,娉婷玉立;小男孩長成了大男孩,颯爽英姿。
  這個一直宣導和平的氏族再一次被另一個強大的邪惡的氏族入侵,他們率領著妖獸打前陣,平時溫順的狗,聽話的馬在他們手裏都像打了雞血一樣的虎豹豺狼,見人就咬,絲毫不留情,在慌亂中大男孩只能帶著大女孩來到了世外桃源。
  擦幹眼淚,再回來看的時候,早已物是人非,一片污濁,空氣中充滿著血腥。
  大男孩說:“我穿一身戎裝,前去為父母報仇。”
  大女孩說:“我在這裏等你,待你成功之時,便是我們長相廝守之日。”
  腰挎寶劍,頭戴金盔,騎上白馬,離開了這裏。經過輾轉,拜季節魔王為師,學到一身本領,但季節魔王有一個條件,待你報仇之後,需完成一個任務,便是幫他重還人間。
  恍然間,五年已經過去,日日思念,天天期盼,大男孩先用風吹垮了房屋草舍,再來一場傾盆大雨,最後是大凍,敵人全都成了雕塑,有望著太陽的女孩,有手握大刀準備守護家園的士兵,更有纏綿的情侶。
  秋說:“天氣變幻莫測,是不是將有一場巨大的變動?我曾以為我們可以經受時間的摧殘,歲月的磨練,不曾想,在現實面前,所有的事情都顯得蒼白無力。誰能告訴我,如何才能不分離?”
  春說:“夢隨風我如雨,待你輝煌燕歸來。天下之大,定有容身之地,哪怕一間茅草屋,幾包乾糧,閑時望月,忙時農墾。”
  大男孩徒步來到桃花源,彎彎曲曲的小路,高大的樹木站在兩旁,內心充滿著喜悅,但也有說不出的恐懼,愈是煩躁,愈是心急,遮擋前進的小草全部踩倒,樹木全部遮斷,來到了桃花源,結果除了樹木還是樹木,毫無人煙,他走遍了每一個角落,始終看不到小女孩的影子。
  他脫去一身戎裝,騎著白馬,去尋找小女孩的蹤影,問了千萬人,走了千萬裏,幾年的時間,花白了頭髮,憔悴了容顏,依舊找不到那一份沉藏在心底的愛情。
  大男孩說:“師傅,我想再求您一件事情,可以幫我找到大女孩嗎?”
  季節魔王:“徒兒,你沿著桃花源向北走五十米,便可發現。”
  他馬不停蹄地過來,發瘋似地亂找,發現墓碑上寫著一行字:“大男孩,你要過得幸福,我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不要再等我了。”落筆是大女孩,時間是大男孩走的第二年。
  大男孩坐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道想哭還是想笑,天空下起了雨,他仰起頭,任其沖刷。一滴雨,思念小女孩的容顏,兩滴雨,感懷內心的希望,三滴雨,是自己的淚水。
  春和秋在不同的地方同時看到了大男孩,他們的淚水變成了一場奇怪的雨,有時溫柔,有時冰冷。
  愛情不僅僅是兩廂情願,更要是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遇到正確的人,再發生正確的情節。
  秋不再沉淪,而是奉獻給世界最可口的果實;春不再寂寥,而是展現出世界沒有的美麗。他們感化了冬和夏,每隔多少年,會有一次的相遇。
  春說:“世界上有多少對苦命鴛鴦,我們又是何其地幸運。”
  秋說:“等待雖然可以蒼老容顏,但誰又會放棄希望呢?誰又知道不會有美好的結局呢?”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