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Shooting 動感論壇's Archiver

iatricwwe2395 發表於 2013-2-26 15:02

有情不必終老,暗香浮動恰

人生若只為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題記
  
  一個人,一本書,一杯茶,一簾夢。
  飄雨的黃昏,我獨自坐在臨窗的靠椅上,手捧一本已讀過千百遍的愛書——《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面前茶几上,剛沏的一杯綠茶嫋嫋升“煙”,清新怡人的茶香與花瓶中那束潔白無瑕的茉莉花神秘的幽香混雜著氤氳滿屋。
  我輕輕地翻閱著墨蹟飄香、靈動生花的文字。耳畔縈繞著溫柔纏綿的歌聲:只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的容顏/夢想著能有一天再相見/從此我開始孤單地思念/想你時你在天邊/想你時你在眼前/想你時你在腦海/想你時你在心田/寧願相信我們前世有約/今生的愛情故事/不會再改變/寧願用這一生等你發現/我一直在你身邊/從未走遠。
  我輕合書本,信手拈杯呷了一口飄香的清茶。頓覺神清氣爽,順勢舒展一下腰身。那本書的封面上純美如白蓮般的女子笑眸含情,似夢幻般於優美的歌聲中翩然而舞。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夢境中我仿佛看到了那個英俊瀟灑、多情浪漫的年輕詩人。看到了那美若天仙的女子正與這位俏書生在美麗充滿溫馨浪漫的康橋邂逅,淚眼相視,十指相扣,無語凝噎,相互傾訴相思之苦,美好的一?那似乎被定格成為永恆。
  這便是被胡適譽為一代才女的林徽因與浪漫詩人徐志摩的空前絕後的康橋之戀。
  林徽因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才色雙絕女子,一生中不知傾倒多少形色男子,成為他們夢中的白蓮。讓徐志摩懷想了一生;也讓梁思成寵愛了一生;更讓金嶽霖默默地記掛了一生,並且終身未娶。
  看來“有情人終成眷屬”這只不過是人世間對純真愛情的美好祝願罷了!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永恆的美好,愛情亦不例外!
  
  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一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沒能料到的時刻裏出現。
  我喜歡那樣的夢,喜歡追逐在那樣的夢境中。
  不會忘記三年前那個黃昏,那個同樣飄雨的黃昏。我一直癡愛的你走了,那麼決絕,連一句“再見”都沒說。我的心被暴雨拍得粉碎,灑落滿地殤。
  誰與我醉花香,愁在夜雨中?
  拉開窗簾望雨簾,風雨中漸行漸近的是你憂傷而美麗的容顏。
  直至昨天,我還期待著有朝一日你會突現風雨交加的黃昏,風采依舊。
  我真的不知道這惱人的雨季何時結束,但我深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也許是情深不壽,天妒紅顏吧,無論是小說亦或是現實,開始的愛情故事往往都那麼詩意浪漫,讓人想到鸞鳳和鳴、白頭偕老。可最終還是逃脫不了有緣無分、分道揚鑣的命運的安排。
  今天終於明白,有些路,註定一個人走。那些約好的同行者,雖曾相伴雨季,共度流年,但終有一天會在某個渡口離散。當真是“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人生若只為初見”,這便是多情的納蘭容若的淒美詞句。那浪漫的場景令人刻骨銘心;那深情的問候讓人終生難忘;那淡淡的情懷叫人釋懷與坦然。雖然一語道破了人生境界的美妙之處,但細品之下,不難感受到其中悵然、無奈和絕望的餘味。
  千古佳人,荷笠斜陽,最終都不過是紅顏悵老,青山遠歸。真正能在心中美麗定格的唯有刻骨的“初見”記憶而已。
  初見驚豔,再見依然,希望與你再次邂逅時,依然如初見時那樣清新純美。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無形的夜幕已然垂落,朦朧了窗外的世界。伴著雨聲,隱約飄渺的歌聲在餘香悠悠的室內迴旋:我就是我/時光如梭/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
  冥冥中,我似乎又看到那朵婀娜多姿的“白蓮”對我盈盈而語:“自古多情空餘恨,好夢由來最易醒。有情不必終老,暗香浮動恰好……”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