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地鐵情人

話說北京的城鐵五號線,北起北太平莊北,南至宋家莊,自從07年開始運營後,我就一直是它的常客。原來去上班需要走一個半小時,而現在最多只需要四十來分鐘。

  雖說我是一白領,但是卻屬於那種儒子牛型,每天起得比雞早,睡得也比雞晚。因此我坐城鐵上下班時,全不在上下班乘客高峰期,我總能坐到坐位,可以安心地聽MP3,或者看報紙和雜誌。

  有天,我照常起了一個大早去上班,城鐵裏人不多,我坐下來準備看晨報。忽然耳畔聽到一陣哧哧的淺笑,接著是一個女孩嬌嗔的聲音:“輕點,你弄痛我了!”

  我順聲望去,只見在車廂盡靠裏的位置,坐著一對戀人,他們緊緊地相擁著,女孩把臉埋在男孩的胸前。女孩白?的胳膊從男孩腋下伸出來,放在男孩的背上。她的手纖長而美麗,足可以做專業的手模。

  一定是一位漂亮的女孩。不漂亮的女孩一定不會擁有這樣迷人的胳膊和素手。這樣想的時候,那個女孩已經從男孩胸前抬起頭,把下頜擱在男孩的肩上。男孩背向著我,我正好可以看到女孩的臉。

  我被女孩的美擊中,差一點靈魂出殼。這世界上有一種女孩的美,能讓人心動神搖,魂不守舍,能讓人忘記時間與空間,?那間腦海一片空白!

  女孩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失神,嘴角微微一揚,沖我露出一個迷人的笑。

  我急忙調轉頭,她看到我的心了!一個成熟的男人是不應該如此輕易讓陌生女孩看透他的心。到站時我匆忙下車,心怦怦直跳。我知道我被那個女孩奪去了心,有時候男人真的很容易成為愛情的俘虜!

  路邊的野花不要采,你能控制住自己那只手嗎?!

  那一次,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寧,工作中也出了兩處錯。我的頂頭上司說,你小子是不是想媳婦了?看上哪個女孩了?男人一戀愛就會變蠢!我苦笑,茫茫人海,我與那個女孩只是錯肩而過的緣分,況且人家已經有了男朋友!

  我不應該做第三者!第三者在這個時代是可恥的!

  晚上下班時已經很晚了,城鐵裏的人寥寥無幾。因為工作,我累得半死,一坐上城鐵,就閉上眼準備小睡片刻。大約過了十分鐘,我的耳畔忽然又傳來一陣哧哧的淺笑,接著是一個女孩嬌嗔的聲音:“輕點,你弄痛我了!”

  我渾身一激靈,是她!

  我猛然睜開眼,順著聲音望去。只見在車廂盡靠裏的位置,坐著一對戀人,他們緊緊地相擁著,女孩把臉埋在男孩的胸前。女孩白?的胳膊從男孩腋下伸出來,放在男孩的背上。她的手纖長而美麗,足可以做專業的手模。

  是我早上遇到的那個女孩嗎?!我的心怦怦直跳,希望能看到她的臉。

  仿佛有心靈感應,在我暗暗祈禱的時候,那個女孩已經從男孩胸前抬起頭,把下頜擱在男孩的肩上。男孩背向著我,我正好可以看到女孩的臉。

  正是那張擁有令人驚心動魄之美的女孩的臉!

  天下巧合的事情竟然在我面前發生了!相似的一幕竟然在同一天在我的面前出現!我不是在做夢吧?!?那間我的腦海一片空白!

  女孩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失神,嘴角微微一揚,沖我露出一個迷人的笑。

  我轉過臉,故意不看她。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只好偷偷用餘光去看。我突然發現,那個背對我的男生好像不是早上的那一個了。早上那個男生很高大結實,而這一個男人則瘦小單薄。一個人由胖變瘦,也不可能在一天裏發生!難道這麼快就換男朋友了?不會吧?我開始胡思亂想。

  回到家,我的心依然怦怦直跳。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變成了那個和女孩相擁而坐的男孩!我們坐在城鐵的一角,緊緊摟抱著,女孩的臉抵著我的胸,我一低頭就能嗅到她秀發的香和如玉般嫩嫩的耳輪的味道。醒來時,我發現自己正死死地抱著枕頭。

  次日一早,我準時起床上班,在走進城鐵的?那,我有種強烈的預感,一定能再次碰上那對情侶,看到那個女孩迷死人的笑。

  城鐵來了,我疾步上去。舉目四望,沒有!我有點失望,暗笑自己的癡與呆。但我並不絕望,為什麼不找找看呢,城鐵一共十三節車廂,昨天我是在哪一節車廂上的車呢?第三節還是第四節?我雖然不抱希望,但我開始尋筧。

  第三節,沒有!

  第四節,還沒有!

  也許我記錯了,應該是第七節!

  我一節一節細細尋覓。走到第七節車廂盡頭時,我突然愣在那裏,在車廂盡靠裏的位置,坐著一對戀人,他們緊緊地相擁著,女孩把臉埋在男孩的胸前。女孩白?的胳膊從男孩腋下伸出來,放在男孩的背上。她的手纖長而美麗,足可以做專業的手模。

  天啊,是真的嗎?!我偷偷擰自己的胳膊,很疼!

  這時候,女孩抬起了頭,她也看到了我!

  這一次,我特別注意那個背向我的男生,不對,不應該稱他為男生,應該是一個男人,年紀只少在三十歲開外!可是昨天我看到的那個背影,明明好像才二十出頭年紀啊!

  從此,只少有半個月時間,我每天上下班坐五號城鐵時,總能在第七節車廂盡頭遇到那對戀人,看到那個女孩,看到她那迷死人的微笑!

  也許,他們和我一樣,每天都是在同一個時間,坐同一趟次車。

  可是,為什麼他們總是坐同一節車廂?而且為什麼總是坐同一個位置?!

  更令我驚詫的是,那個背向我的男子,好像總是在換,這一次高大強壯,下一次單薄矮小,這一次是青年小夥,下一次又變成了壯年男人。我拭圖換個角度,走到女孩的背後去看男子的臉,可是我根本看不到,他始終趴著,把臉埋在與女孩肩膀之間。

  我想過去問一問,可是我不能。因為人家看上去永遠像是一對親密戀人,人家正在親熱的時候我不可以打擾。

  又一個早上,我鬼使神差再一次上了第七節車廂。在車廂的盡頭,我看到了那個女孩。但非常奇怪,這次只有一個女孩,沒有和她相擁而坐的男人們。我當然很驚詫,人習慣於某種現象後,突然那種現象改變了,人就會很不適應。

  我在離女孩不遠的地方坐下來,我們之間空著兩個座位。其實我發現我心裏非常願意與女孩坐得再近一些。我好像在心裏曾經想過,能不能和女孩相擁而坐。

  女孩注意到我了,當我一腳踏進這節車廂時她就看到我了。

  她還在看我。

  我感到了不安,低頭不是,抬頭也不是。我得像個男人!我鼓勵自己,然後迎住她的目光。女孩很甜密地笑了。“一個人坐城鐵是不是很寂寞啊?為什麼不過來坐呢?我的旁邊又沒有別人,過來呀!”我似乎聽到女孩的聲音。

  她在跟我說話嗎?!

  可是,她的嘴一動不動。

  我眨了一下眼睛,再看過去。

  “一個人走路真的很寂寞啊!沒有愛情的路程是很無聊的。難道你不喜歡我嗎?我從你的眼睛裏能讀得出來,你是從心裏愛我的。你渴望和我坐在一起,不是嗎?!”一個聲音在我身邊響著,好像女孩就伏在我的耳邊。我甚至能感到她的氣息。

  可是,女孩仍坐在那裏望著我,臉上掛著迷死人的笑。“來吧,過來呀!”女孩向我抬起她那白?的胳膊和素手。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意識了。我的屁股離開座位,我的雙腿邁向女孩。我的胳膊輕輕搭在了女孩的腰際。“相擁真好,有愛情真好!”女孩伏在我耳邊溫柔地說。

  ……不知什麼時候起,我的身體有了異樣的變化。所有的血好像受到外力的作用,都流向一個地方。後來,我感到自己身體忽然變輕,慢慢飄起來。

  我的身體像氣球一樣貼在城鐵車廂的頂部。

  我睜開眼睛向下看,看到在第七號節廂的盡頭位置,坐著一對親密的戀人。他們緊緊地相擁著,女孩把臉埋在男孩的胸前,白?的胳膊從男孩腋下伸出來,放在男孩的背上。她的手纖長而美麗,足可以做專業的手模。那個男人摟著女孩的細腰,把頭伏在兩人中間。

  男人的頭俯得很低,根本看不到他的臉。但從衣著打扮和身體外形上,我分明清楚地知道——那個男人就是我!

  我太熟悉我自己了……

  現在,我想對讀者朋友——你說,假如有一天,你在北京城鐵五號線上看到一對貌似親密擁抱的戀人,那麼請你一定要——離他們遠一點,再遠一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