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網路幽靈

對小葵來說,又是無聊的一晚。

  窗外黑黑的一片。偶爾一陣陰風將秋葉刮起,又沙沙地把慘黃的葉片撒落窗臺。

  小葵習慣性地來到他的個人電腦螢幕前,聯上網路,開始閱讀中文網上的一篇又一篇的文章。小葵感興趣的是雜文和風流豔情的字。可今天看了好一陣,仍沒看到一篇對口味的文章。小葵不禁有些煩悶。一陣風,颼颼而過。窗玻璃似乎透過一股涼氣。快到冬天了,小葵悠悠地想到。

  小葵的眼光這時被網路上“鬼”這個字吸引。

  小葵不相信這世界有鬼。可每當他從學校回家經過那墳場時,還是戰戰兢兢。有時輕風吹過,嗚嗚地響,象鬼哭一樣。也許是墳場喚起他心底深處對死亡的恐懼吧。為了壓抑那恐懼,有時他會繞道回家。有時他在睡夢中見到鬼,鬼會陰沉著臉說:“嘿嘿,你願做替死鬼麼?”他從夢中驚醒後可一點也記不清鬼的模樣。

  小葵敲下回車鍵,竟有一股風從鍵盤下吹到手指上。“是不是天氣變冷的緣故?”看著窗外搖曳的樹影,小葵感到有些害怕。

  “鬼”是說的關於一個研究生小施的故事:小施是個到美國還沒多久的研究生。由於對新環境的不熟和功課的壓力,小施大部分時間都在圖書館或實驗室裏。一次正在電腦前忙功課。旁邊一位同學突然“哈哈”一笑。小施好奇地扭頭問道:“有什麼好笑的?”“一個笑話。”小施湊過頭去一看:“哇,中文呵。怎麼才能看中文?”那同學很高興有做老師機會,把如何找到軟體和怎麼安裝一一告訴了小施。

  小施花了幾個小時,終於在電腦螢幕上看到了中文方塊字,對於幾個月來成天得和英文打交道的小施,那種親切感和喜悅,幾乎讓他叫出聲來。

  從此,小施迷戀上了中文網路。有時做功課時下意識地就會進入網路。開始還只是看看裏面的聊天和故事,後來也加入其中的舌戰。有時也找文章抄在網上,特閑時他也胡亂寫寫。幾個星期後,要有一天不上網路瞧瞧,小施就覺著心上有塊石頭沒放下似的。他覺得不該花太多時間在這上,可每次都是習慣性地就在鍵盤上敲下那些聯上網路的指令。

  一天小施收到一個電子郵件,說是很喜歡他寫在網路上的文章。小施好高興還有人欣賞自己。更令他興奮的是這郵件是從一自稱小梅的人發來的。“能交上一個女孩子作朋友,說不定以後還會有什麼奇遇。”小施不竟有些想入非非起來。於是認認真真地寫了一封電子回函。第一印象很重要,不能馬虎。

  一個星期後,小施發現自己墮入了愛河。睡夢中都會見到一個名叫小梅的漂亮姑娘含情脈脈地注視著他。他想應該見一見這位網上情人了。可每次向小梅提起,小梅都以各種藉口搪塞過去。小施不禁有些疑問,“難道她很醜不願見他,還是另有別的原因呢?”小施決定自己要查個明白。

  小施從電子郵件的地址查到小梅的全名和具體的住址:刀小梅,格瑞屋崖德鎮郝勒雯街十三號。“啊,離我住的地方沒多遠。”小施立刻找來地圖,發現只要駕車兩小時就可到。“嗯,我要給她一個驚喜。”小施這樣決定了。

  小施用完晚餐後就駕車向郝勒雯街駛去。一路上預演著見面後的各種情況。“要既表現博學幽默,又露出自己多情善感的一面,這說話就不能太掉以輕心。趕快想幾個笑話出來。”

  突然一個念頭趕走了他的興奮。“如小梅長得很醜,怎麼辦?怎麼說才可抽身而退呢?嗯,小梅也不認識自己,到時就說找錯了人。”小施不禁有些為自己的聰明得意起來,上身隨車裏收音機正放的流行勁歌左右擺動。

  郝勒雯街到了。小施在路邊停好車。心情還是有些激動。“說不定真找到一個好情人。”小施下車定了定神,就沿著街道找去。十號,十一號,十二號,“咦?”小施看到一塊花園。花園叢生的小草中幾朵白色的小花,在夜晚微風的輕拂下送來梅花的淡淡香味。小施感覺有點奇怪,“這還沒到開梅花的季節啦,也許自己的嗅覺不靈了。”小施顧不得多想,快步走過花園,就看到一間黑黑的木房。

  小施抹了抹頭髮,對著門輕輕地敲了幾下。等了一會兒沒有一點回音。小施加重勁又再敲了幾下。“也許自己太荒唐,能保證小梅會在家嗎?”小施正尋思,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了。小施不禁渾身打個冷戰,怔在那兒。面前的,是一個瞎了一只眼,滿臉刻著彎彎曲曲的皺紋,兩腮因沒牙而深陷的駝背老太太。沒瞎的那只眼,在月光的照射下放出綠光,死死地盯在小施的臉上。

  “有……什……麼……事?”一個沙啞無力的聲音像是從旁邊花園中飄來一樣。老太太的嘴唇只那麼機械地動了動。

  小葵讀到這,也仿佛在靜寂的屋裏聽到一個微弱的喘息聲。他回過頭去,只看到外面大樹的投影的搖擺。他感到心有點緊,可還是繼續讀了下去。

  “這,這……這是十三號湯姆住的地方嗎?”小施終於在驚詫中編了一個慌言。

  “這……是……十……四……號。那……花……園……就……是……以……前……的……十……三……號。七……八……年……前……一……把……火,燒……得……精……光。全……都……死……了。”

  老太太乾巴巴的眼仿佛蒙上了淚花,可說話的音調仍平淡無力,沒有一絲悲哀的影子。

  “真……可……惜,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在……豆……蔻……年……華……也……夭……折……了。”

  老太太那只獨眼最後竟柔和下來,意味深長地眨一眨。

  “可……沒……聽……有……叫……湯……姆……的……住……過……十……三……號。”

  小施閃過一個念頭,“難道地址有錯?難道這老太太會電腦,就是小梅?我的天,以前的那些肉麻話,都是對這個人講的?”小施不敢再想下去,臉微微一紅:“一定是我記錯了地址,打攪了。謝謝!”

  匆匆趕回學校,小施很沮喪。“為什麼這麼衝動?說不定小梅故意寫錯地址,讓那些輕浮的男孩找不到她。”想到這,小施又感覺好一些。“至少還有機會。”這時他沒其他的事幹,就進入了電腦。這時發現小梅新的電子郵件。

  “施!我很愛你!可你為什麼不信任我,不聽我的話。為什麼來找我?我遲早會和你見面的,你就真不能再等一段時間?我是個很任性的女孩。可愛你已讓我沒別的選擇。好,我會讓你很快見到我。我愛你!吻你,吻你,吻你!小梅”

  小施迷惑了。“怎麼回事?難道那老太太真是小梅?可小梅不認識我,她怎麼知道我去找過她?”此時小施不禁有些驚嚇。他想再去看那郵件時,竟找不到了!“怪事!”小施歎道,“我沒有把它刪除呢。”一會兒後小施又自我安慰道:“我可能太累,產生幻覺了。”這時小施感到一陣疲乏襲來。“該回家了。”

  小施開著車往家賓士。不遠處一十字路口,只有一邊的綠燈亮著,小施看去時竟想到那老太太的獨眼。離路口只十來米時,他突然發現與他垂直的方向一輛大卡車飛速地沖向十字路口。小施突感到一股冷意象電流一樣襲遍全身。他趕快踩下煞車,可車仍象脫韁的野馬沖了上去,剛到十字口中間就正好被卡車攔腰撞上。小施兩眼一紅,最後聽到的,是卡車司機的怒吼:“不要命啦!連紅燈也闖……”

  小葵看到這,聽到後面一聲巨響。猛一回頭,竟見一滿身是血的人站在座椅後。那人整個臉血肉模糊,佈滿玻璃碎片。一只眼竟然吊著眼珠。頭皮開了一半,露出白白的腦漿。一只舌頭半搭在嘴唇上,點綴著幾顆碎牙。胸前露出的一顆心還在??地跳動。一只手已沒了小臂,鮮血嘀嘀嗒嗒地掉在地上。一條大腿骨從褲管中穿出,還在左右搖擺。只看到裂開的脖子處有什麼東西一動一動,一個低沉的聲音不知從何處飄來:“網……我要回到網上!”

  “啊!”小葵大叫一聲……

  第二天,當地報紙一則消息:一個中國學生死於電腦鍵盤上。懷疑死因是心臟突然劇動超過承受能力。

  又過了幾天,從小葵的地址向網路送出了一則簽名為小施的小文章。題目是:“談談我尋找替死鬼的經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