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鬼遮眼、逃不出的八樓

有一年的畢業旅行,南部的某個中學決定上北部旅行,那是個三天兩夜的旅行,第二天的晚上學校安排是到臺北的近郊逛逛,因此選上了一家旅舍。
  旅舍的八樓都是通一向是租給各地上臺北旅行的團體,尤其是學生或是受顧主招待員工。她們共租了七間房間,小芸她們就住在最靠近電梯旁的那間,剛進門時小芸便覺得門栓卻有些鬆動,但老師正好就在隔壁房,因此她們並不害怕,心想反正也只有一晚,小芸最是好奇因此剛一放下行李就想出去逛逛,翠翠說自己也想出去,因此兩人便下了但兩人深怕迷路不敢走得太遠,一下子便回來了。
  
  進了電梯小芸心裏有些怪怪的,但她並不是很在意。
  
  回到房間翠翠說自己很累想先去洗,小芸也不堅持,因此便讓她先洗,但翠翠出來後熱水卻沒了,打電話詢問櫃檯,櫃檯說已派人去檢修,請她們等一兩個鐘頭。」清兒的故事有很強烈的暗示性,小雲感到怪異的感覺越來越是強烈,當然她也知道清兒的故事暗示的便是自己。
  
  「其中有兩人一到很快便睡了,另四個因心想已是最後一日,小惠便提議聊到天亮,過了大約一個鐘頭,電話響了,小芸接了電話,裏頭是一個很奇怪的聲音,說道:“剛剛是你們打過來問,為什?沒有有熱水嗎?”
  
  那個聲音不知是透過電話機有了改變,還是電話機本身的問題,聲音平淡甚至沒法分辨那人是男是女,就好像是錄音帶快轉了一點所發出的那種很像卡通裏唐老鴨的聲音,但是音調卻比常人慢了一點,因此聽得很是清楚。
  
  “哦,是的,修好了是不是?”
  
  “是啊!”那人並沒說什?客套話,例如對不起亦或非常抱歉之類的話,接著便掛斷了,但就在那時小芸卻聽到了電話機裏一個奇怪的笑聲。
  
  “修好了,我去洗了,待會再聊吧!”小芸這樣說著。
  
  進了浴室,小芸感到一陣很大的壓迫感,似乎天花板及牆壁都向自己不斷地靠了過來,但心想定是自己第一次住在旅舍,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洗了大約二十分鐘,小芸感到有些氣悶,這時才知道,原來浴室的氣窗並沒有打開,她站上浴池邊想要上去打開氣窗,這時她才知道氣窗牢牢地釘在框上,根本無法推開,小芸只感到一陣窒息,似乎裏頭的空氣已經一點一點地被自己吸盡,水蒸汽四處彌漫著,小芸感到越來越是難受,打開門鎖想要出去,但這時她才發現浴室已從外頭鎖住,根本也打不開,小芸開始感到驚慌,心想或許是外頭的同學跟自己開著玩笑,
  
  但這時自己已經是大口的喘氣,感覺自己即將就要暈了過去,她用力捶打著門,但外頭根本沒有反應,似乎沒有人知道她在裏頭已在生死的一瞬之間,小芸哭喊著但是根本沒有人聽到她的聲音,她漸漸地攤倒在地,小芸知道自己即將死去,這時電燈漸漸暗了下來,小芸感到胸腔的淤積的廢氣越來越多,漸漸已經快要忍受不住,她用盡最後一絲的力量放聲地大叫著。
  
  “ㄆㄧㄥ!ㄆㄧㄤ!」似乎是玻璃的碎裂聲,一股氣流灌進了室內,小芸用力的吸了幾口,這時門開了,小倩沖了進來,抱住小芸說:“怎回事?怎回事?”
  
  “為什?把門關上,為什?把門關上?”小芸已經有些囈語。
  
  “沒人關上門啊!是你太緊張了,你看氣窗的玻璃都被你的叫聲震碎了!”
  
  走出門小惠與翠翠已經睡了,小芸神色仍是非常緊張,小芸一向習慣睡在門口,因此她們也留了那個位置給了小芸。
  
  “睡吧!最後一天了!”小倩說。
  
  适才的經歷小芸的心頭仍是驚悸著,躺下來小芸心情漸漸地平靜了下來,但這時心頭卻浮起了很大的疑惑,因為她依稀記得翠翠說自己因氣管不好因此晚上喘氣聲一直很大,這時一切都沈寂了下來,但小芸根本聽不到翠翠的呼吸聲,再仔細聽甚至其他五人也根本沒有絲毫的聲音。
  
  小芸轉過身望望小倩,這時小倩的頭上毛巾掉了,頭上露著一個大孔,裏頭的腦漿不住地抖動著,小芸高聲地驚叫,小倩的身子漸漸地轉了過來,微微地笑著說:“你終於知道了,過來過來加入我們,其實一進到這個旅舍,早就註定我們六個全部都要死在這裏了。你和翠翠進來時根本就沒有查覺到,我是要爬上去打開氣窗時,發現打不開,用力使力卻摔了下來,敲破了頭。小惠她們卻都是窒息死的。”
  
  小芸想要爬起身,但身子卻不聽使喚,黯淡的光照在小倩的臉上,小倩的臉浮出了詭異的微笑,小芸知道這時根本沒有人能夠幫助自己,身子的力量隨著驚恐已經一點一點的消失怠盡,但無論如何必須忍住害怕,因為唯有壓抑住恐懼自己才有辦法逃離這個地方,也只有自己才知道這裏已經消失了五條性命,小倩笑了接著說:“別傻了,你以為你能夠逃得掉嗎?哈哈哈,一切都是註定的。”
  
  小芸用力撐起身體,這時其他四人開始有了動作,站起身伸出手向小芸靠近,小倩坐在原處不住地笑著,隨著她的笑聲其餘四人的表情愈來愈是興奮,小惠說:“小芸,我們四個人是永遠都不分開的,這回也不例外,過來吧小芸。”
  
  “是啊!小芸,你不是說你跟我們在一起才不覺得有壓力嗎?若沒有我們你的日子一定很難過的嗎?過來吧小芸!”乾脆的話有著強烈的誘導性。
  
  但對於死亡的恐懼依然戰勝了友情,小芸奮起身子用力地沖向大門,打開鐵勾拉開門,這時身後傳來小倩高亢的笑聲道:
  
  “你會再回來的,你逃不掉的!哈哈哈。”
  
  沖出大門,電梯依然運作著,小雲噓了一口氣,身後並沒有人跟來,按下電梯往上的按扭,深夜裏並沒有人乘坐,一晃眼電梯上了八樓,打開門小芸使勁地按下一樓按鈕。
  
  靜靜的電梯裏,小芸感到這幾秒鐘就如幾世紀之長,門終於開了。但就在門打開的一?那,小芸的雙腿卻跪倒在地,因為她眼前所見的卻仍然是八樓。
  
  門又關了,意志力迫使小芸又站起身來,按下了二樓的電鈕,這一次一定行的,小芸心裏有個聲音不斷地說著,但雙腳顫抖著幾乎無法站立叮!門又開了,小芸大聲地哭著:
  
  “不!不不天啊!饒了我吧!”但儘管小芸試了一次又一次,她依然到不了任何一個樓層,電梯的樓層的按鈕根本如同虛設,因為它們的目的地都只有一個地方--八樓。
  
  小芸坐在電梯內,放聲地哭喊著,但一次又一次她還是沒法逃離同一個地方,她想起了小倩的話:自己還是會再回去的。“老師!”小芸的心中浮出了這點的希望,她急速地沖出了電梯,奔向老師房間的門口,她用力敲打著門,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但裏頭仍然沒有回音,過了許久許久,門終於開了,但小芸卻嚇呆了,來開門的居然就是小倩,她的笑臉幾乎就要撞在自己的鼻尖
  
  上,說:“你還是回來了,我就說你還是會回來的。”
  
  “小倩!饒了我吧!”小芸一步步地向後退去,這時八樓所有的房門卻不斷地撞擊著,似乎裏頭的人都要衝了出來,小倩又笑了,聲音比上次顯得更是興奮:“再等一會就行了,等她們都出來,你就會永遠地跟我們在一起了。哈哈哈”
  
  小芸感覺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但支持的仍然是那一點對於生命的眷戀,這時頭上突然閃過了一個奇異的想法,因為剛剛的電梯按扭唯一沒有試過的就是八樓,小倩似乎查覺了她的神情,大聲地叫著:
  
  “快快快,全部都出來!”
  
  七個房門同時翻落而下,八十多只手急速地向小芸靠近,小芸沖向電梯,門終於慢慢地關了上來,但這時一時手卻伸了進來,那只手不斷向前伸展著想要撐開電梯門,小芸用力地按住關上的按鈕,終於門關了上來,那只手卻掉在小芸的身前,但還是不斷地向前爬行著,小芸已經失去了理智和思考的能力,跳起身來,用力地踩在手上,那只手隨著她雙腳的踏動,血漿噴灑而出,終於一動也不動了。
  
  過了許久許久,電梯門開了,看到門外已經有了改變,小芸終於舒了一口氣,但身體卻失去了力量,走出大門感到頭上一陣暈,只感覺耳邊一個聲音不斷地問著:“怎回事?怎回事?”但小芸感到聲音卻越來越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