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雨天

雨滴輕輕敲打著心扉,心底萬千思緒爬上來。獨吟雨間沉靜的落寞,我輕輕托起心坎上如雨綿柔的情愫,潤上無奈的色調,為著曾經的魂牽夢繞,為著如今醉人的相思,任雨滴漸漸荒蕪曾經的海誓山盟和蒼老的容顏。

望雨絲飄飄,多少兒女情長,怎能淡然釋懷。斑駁的記憶,已褪盡了芳菲的年華。心弦難斷,悵然走進這落寞的雨季,傷感的字裏行間,沉澱了滾滾紅塵裏的緣起緣滅,載不住悠長歲月裏如夢如幻的情感迷離。雨絲穿越在起伏靜默的時光,串起顛沛流離生活中的支離破碎,充斥著掙扎的過往,飄飄灑灑的詮釋心動的美麗和淒涼。

那個最浪漫的雨季,一把淡雅的花傘,兩只緊握的手,和著細雨的淺唱低吟,朦朧的情話裏醉了兩顆纏綿悱惻的心。多少柔情蜜意在煙雨朦朧中起伏纏綿。與你相識相知相愛是雨水垂落世間的緣,在緣起的雨季,靜靜地俯首遙望你在雨中的翠影,只為一絲飛舞流轉的暖意,只為一曲不知疲倦的眷戀。你深情的眸婉約的情,撥動我不曾醒來的心弦,我時常站在雨天裏獨自徘徊,任潮水般的愛戀張狂的懷想。我戀上了你,也戀上了雨天。習慣走進雨裏,享受那份被雨水洗滌得晶瑩剔透的懵懂和癡狂。你靠在我肩膀緊緊相擁,依偎不舍,不離不棄。我的真心,灑滿你用真心灑下的溫柔。在雨中,閉上眼,彼此在眉間,彼此在心田。多麼美妙的愛戀。

我們那樣的愛過,深深的愛過。

在那個下著雨的路口,我們怎麼丟失了那把淡雅的花傘,我們怎麼鬆開了緊握的手,觸摸了雨水的冰涼,和著下得有些氾濫的冷雨,我們最終走向了相反的方向。離人對望,雨滿雙眸,或是淚滿雙眸。觸摸到不同心跳的感覺,揮霍著不同的感情。回首那是年少輕狂時,知曉太少,背叛了珍惜。說不清也道不明,是那一場雨讓我墮落,還是那個有雨的季節讓我沉淪,或者是你在雨中漸漸遠去的背影,讓我駐守黑暗的角落,忍受潮濕的感動銘心刻骨。

總會在雨天,不經意的想起我們的那段從前。夢的開始和結束,總會有淪落的傷感和許多相沫的追溯。人生,好淺,想你,卻那麼深。多麼想用現在的成熟理智去珍惜我們曾經的浪漫璀璨;多麼想以澄明的心境去感悟紅塵中的點點滴滴。恍然回首,曾經滄海,只怕早已換了人間。

清寒雨夜,靜坐窗前,總是試圖將時間碾碎成淡淡的文字,以寄相思之憂愁,回憶之苦澀。憂傷如不知疲憊的雨滴侵濕了輾轉反側的心,侵透了歲月。心動心碎的美麗,怎堪遙遠。一個人如此的孤寂,如此的沉默憂傷。哭過笑過,奔波勞累過,痛徹心扉過。或許只想多一點回憶,與曾經,也只是曾經,也只能是曾經。

是否在遙遠的地方,是否在同樣的雨夜,是否和我一樣,也在靜靜守候一份簡單,簡單得如這不期而至的雨季;是否也在靜守一份寧靜,如一葉大海裏的小舟;是否也在靜守一份厚重,如這無言的歲月。沒有浮華,爭豔和叨擾,敞開內心的情感和真實,義無反顧的奔走在渴望的路上。

你可曾還記得那個雨季,有人對你低聲訴說心語,那些因為年輕而攜帶的天真和狂熱的話語,可曾銘刻於時光漂移的瞬間。

是否還在煙雨闌珊的原地守候?是否也會憑倚窗欄,望穿歲月?是否也在忍受拆成兩半的疼痛?是否也會輾轉反側,捕傷成章?

雨夜的肅殺又一次將心擊傷。思念被碾碎,夢想被放飛,剩下律動的情懷。獨守角落,靜靜編制屬於自己的世界,默默的期待生命的平凡,真實,簡單。

看窗外蒼茫的夜,絲絲成憂,絲絲成愁,憂落細雨,愁上心頭,幾時能休?

醉臥相思如夢,那一指情愫羽化成不曾離去的雨滴,滴落在糾結了半世的心窩上,捧一束記憶,放飛在夜夢朦朧的窗下,驀然回首,心裏那根不曾忘卻的弦被撥動,在鋪滿落花的夢裏尋找那張曾熟悉的面孔,尋找你遺留下的柔情萬千。當雨水淹沒謙卑的諾言,心毅然碎裂成淚滴。當我沉睡的時,把塵封的記憶枕在肩頭,枕在心間。萬古不消的荒涼,充斥曾經的記憶。雨中孤影,渲染著歲月無情的變遷。我,還在燭淚堆砌的雨夜裏尋找那份浪漫和溫暖。躲不過歲月無情的敲擊,漸漸的消失在微雨紅塵間的邂逅。多少傷情壓抑,演繹著不能抹去的痛。

往事如煙雨,為何還總會纏綿心間?往事如風霧,為何還總會在心底無名的浮動? 雨在飄灑,灑在憔悴的臉頰,滑落在嘴角,飲下,愛恨全飲下,是追憶的味道,是無限的遐想。

雨仍在飄灑,灑在心裏,如一曲漸漸流去的清歌哀怨,能否釋人萬丈愁腸?

多少次讓自己遠離絕望的深淵,卻在下雨天敗得一塌糊塗,多麼不願在這樣的雨夜黑暗中輾轉又停留,心,竟是無路可走,情,竟是無處可逃。你就是一個孤島,一個生長在我心底的孤島,在一個個無言的雨夜微笑的落淚,卻又盈盈的笑。

回憶有痕,卻退卻了往日的神色,眨一眨眼,心也不由得輕輕蠕動,輕輕化了回憶的容顏,仿佛只是一個瞬間,卻定格了一生的歲月
返回列表